媒体关注
中国社会报:养老护理员如何摆脱“低配”困境
    来源:民政部门户网站  阅读:501 时间:2019-08-12 17:12

本报记者 张雨点

  养老护理员,老年人生活的护卫者,国家惠老政策的具体执行者,养老服务的直接输出者。然而长期以来,养老护理岗位存在着专业化程度不高、劳动强度大、薪酬低、缺少认同感的“低配”的困境。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发布的《关于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意见》提出,建立养老服务褒扬机制,开展养老护理员关爱活动,加强对养老护理员先进事迹与奉献精神的社会宣传,让养老护理员的劳动创造和社会价值在全社会得到尊重。那么,养老护理员队伍面临着哪些问题?究竟如何才能摆脱养老护理员“低配”的困境,各地民政部门又为此做出了怎样的努力?带着疑问,记者进行了采访。

  “我想趁着年轻,做些有意义的事情”

  “我们班15名同学,现在只有5人在养老机构工作,其余同学不是出国深造就是去了别的行业。”今年22岁的刘媛,毕业于山东潍坊护理职业学院,现在是山东省滨州市社会养老服务中心的一名护理员。据她介绍,她在学校里主修的是老年服务与管理,课程很多,有管理学、针灸推拿、护理学基础、药理学、养老护理员操作、老年人法律保护、老年病学等。

  在和刘媛的接触中,记者听到最多的,是在感谢我们能关注养老护理员这个群体,她坦言,自己热爱这份工作,却也经常会感受到因社会世俗偏见带来的压力。记者问她,有没有想过换一份工作?她思虑好一会儿说:“我之前照顾过一个阿尔兹海默症的奶奶,她平时对谁都很凶,可有一次去查房,奶奶一把抱住我,喊我姐姐,当时我被感动得稀里哗啦,那时我就一个信念,就是用我的所学所长,照顾好这些老年人,让他们能安享晚年。但我们的工资确实不高,我现在还没有结婚,父母还年轻,不需要我照顾。人生很宝贵,一定要趁着年轻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才行。”

  “工资要是能高点,我们也更有干劲些”

  2017年,养老护理员职业资格认定取消,养老护理行业不再需要“持证上岗”,这也让越来越多的“4050”人员进入这一行。在北京市朝阳区安贞养老照料中心,记者见到了来自河南农村的48岁护理员苏阿姨,她在这一行已经干了3年,之前在北京市昌平区的一家养老院干过一阵子,后来经人介绍来到安贞,“我们这里的养老护理员,我的年纪算是最年轻的了,对于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,做育婴、月嫂精力跟不上,加上之前有照顾老人的经历,做起来还算是驾轻就熟。”

  当被问起工资待遇时,苏阿姨称,每个月3500元的工资是可以接受的,北京生活成本高,这里管吃管住,一个月有4天的假期,节日还有过节费,还给上保险,但同时她也说:“干我们这行,挺累的,老人吃喝拉撒都要照顾,遇到体重特别重的老人,一个人还干不了。最重要的是,一颗心总是悬着,老人在这里,如果没有什么问题还好,要是稍微有点问题,家属就找过来了,这个责任很大的。”苏阿姨说,“承担这么大的责任,工资能提高当然是最好的了,这样我们就更有干劲了。”

  政策不断释放红利,优化养老护理员生存环境

  如何鼓励像刘媛这样的年轻人进入养老行业,让已经在这个行业工作多年的护理员们安心于自己的岗位?

 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有6次直接谈及老龄工作,明确提出“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,构建养老、孝老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,推进医养结合,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。”今年4月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意见》,从国家层面作出了方向性政策引导和扶持,之后,上海、江苏、福建、广东、山东等地相继建立了养老服务培训补贴制度;浙江、江苏、山东、辽宁等地建立了养老服务入职补贴制度;广东、浙江、陕西等地建立了养老服务岗位补贴制度;上海、四川、甘肃等地建立了养老服务专业大学生学费减免制度。

  据山东省民政厅养老服务处的李海彦介绍,目前, 山东省民政厅整合多方资源,建立起学历教育、职业教育和在职继续教育相结合、省市县三级联动的养老服务人才培养培训体系,希望通过推进养老服务发展校企对接交流会,让政府搭台、校企对接,构建起养老人才培养院校与养老服务企业合作的桥梁,畅通人才输出渠道,实现供需的有效对接。

  校企合作的确打通了人才输送渠道,但目前仍然存在养老服务专业吸引力不高等问题。据刘媛讲,自己在做一线护理员的过程中,感受到了一种迷茫。她说:“当理想中的朝阳产业,遇到了1700元工资、生活捉襟见肘的现实时,当每次看到曾经的同学选择了别的行业,赚的钱比自己多,内心也曾产生过动摇。”

  安贞养老照料中心负责人杜慧英对记者说,安贞养老照料中心护理员工作时间最长的也就是2年,大部分护理员今天在这里明天就去了别家,或者是自家有了孙子孙女,就回去带孩子了。“年轻人就更别说了,几乎没有,护理员这行干的是又脏又累的活,这些人抛家舍业地在这伺候老人,除了爱心,耐心也特别重要,所以我觉得他们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,能做这份工作,都特别伟大。好在一线的工作人员已经切身感受到政府对我们越来越重视,也希望未来养老惠老的具体举措和政策更多一些,例如,房租能不能有进一步的优惠政策?提供养老护理行业的津贴、员工保险补贴等,这样我们企业运营成本也低一些,护理员的工资也能上去一些。”

  7月,财政部等6部委联合印发《关于养老、托育、家政等社区家庭服务业税费优惠政策的公告》,对提供社区养老、托育、家政相关服务的收入免征增值税。“这样一来,机构运营成本降低了,负担也减轻了,企业节省下来的成本就可以用于人员培训和管理。”北京上佳养老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秦芳如是说。

  多些理解与尊重,才能增强社会认同感

  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《关于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意见》,提出了要建立养老服务褒扬机制,开展养老护理员关爱活动。这让在广东做了8年养老护理员职业技能培训讲师的张雪英兴奋不已。她说:“在培训护理员的过程中发现,很多护理员的流失,是承受不住社会的压力,甚至是家人的不认同,这个行业是朝阳行业,但养老护理员是很难做的,例如,有些子女将老人送到养老院,院里给子女打多少电话都不来看看父母,可一旦出事,罪过就成了养老护理员的。大家会说,我花了钱你们就要给我提供最好的服务,没有谁会体谅养老护理员的辛苦,没有谁会认为护理员们每天在替他们尽孝。说到委屈,这位护理员培训师在她与众多护理员的长期接触后,无奈地说出了她的看法,“这个行业需要社会认可他们的工作、劳动和付出。这些应该被更多的人看见。”

  这样的期盼,相似的例子,无一例外地出现在了杜慧英、刘媛的讲述中。记者深刻地感受到,无论是“95后”的年轻护理员、“4050”人群,还是养老机构管理层,他们对于“成为养老护理从业者”的矛盾与挣扎,他们对“为老服务”有理想,却也因“薪酬低、专业化程度不强、缺少社会认同感”的现实而踌躇不前。同时,他们盼望国家给予更多的扶持,培养更多专业的养老服务队伍,让现有生活条件有所改善,让养老服务行业能更加规范,养老护理员的地位和待遇能够进一步提升,让养老护理员们能够真正“劳有所得、劳有所值”。

(来源:中国社会报2019.8.12)